搜索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简单一步 , 微信登陆

大热不再?全球半导体行业是否正迎来衰退周期?

分类:行业数据 | 时间:2022-7-20 10:14 | 阅读:231

摘要: 随着需求的不断增长,传统的半导体周期——需求和新供应之间的传导滞后性通常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——好像已经成为过去式。
最新一期的《经济学人》分析了全球半导体产业的周期性沉浮,认为目前该行业正有可能面临下行周期。

图源:经济学人

文章指出,2021年,显卡曾是市场上的热门货,视频游戏爱好者和加密货币矿主连夜排队抢购,以获得英伟达或AMD这两家最新的高端产品,当时GPU远不是唯一炙手可热的半导体产品。芯片的严重短缺扰乱了从智能手机到汽车甚至导弹的量产,半导体制造设备的市场需求激增。

根据研究公司IDC的数据,去年芯片行业的总营收同比增长了四分之一,达到5800亿美元,芯片制造商的市值也跟着飙升,台积电在全球最有价值的公司排行榜中杀进了前十。

文章认为,随着需求的不断增长,传统的半导体周期——需求和新供应之间的传导滞后性通常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——好像已经成为过去式。芯片公司资本支出猛增,台积电和其两个主要竞争对手英特尔和三星去年共投资920亿美元,比2019年激增73%,并承诺未来两年内再投资2100亿美元左右。

各家主要半导体厂商在华营收占比(@彭博社)

文章指出,现在看来芯片产业波动周期很可能会提前到来,各种芯片需求已经出现了不稳定。7月14日,台积电在法说会上表示其投资有可能将少于预期。三星警告说,公司的利润停滞不前,据说该公司正在考虑在2022年下半年降低内存芯片的价格。今年6月,美光科技预计第三季度的销售额为72亿美元,比预期低五分之一。集邦咨询预计,未来三个月内存价格将下降十分之一。根据估计,自今年一月以来,随着加密圈的内爆,显卡的价格已经下跌了一半。英特尔首席财务官David Zinsner委婉表示,今年下半年“甚至比一个月前还要嘈杂”。

半导体行业经历涡轮增压式的繁荣过后可能迎来超级大萧条,今年全球芯片制造商的股价已经下滑了约三分之一。此外,地缘政治紧张有可能使全球市场分裂,并破坏复杂的供应链系统。

在供应方面,企业增加产能的一种方式是在现有的晶圆厂中安装新的产线。据研究公司Future Horizons总裁Malcolm Penn估计,2021年下半年,全球蚀刻设备支出比疫情之前猛增了约75%。这种投资需要花费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转化为新的产出,因此2022年末可能会出现生产过剩。

文章分析,企业也可以建造全新的晶圆厂,但这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。根据SEMI的数据,2020年和2021年,全球有34座新晶圆厂上线,另外58座计划于2022年至2024年动工,这将使全球产能提高约40%。英特尔有六座工厂正在建设中,其中包括在俄亥俄州的一个价值200亿美元的尖端巨型工厂,以及在亚利桑那州和德国马格德堡的工厂。

三星的计划包括在得克萨斯州建造一座大型现代化工厂。台积电正在亚利桑那州建造一座类似的工厂,其中大多数预计将在2025年开始量产。

各大主要半导体厂商2019和2022资本支出对比

文章分析,市场总会存在风险,到新的供应出现时,需求可能已经消退。但是目前,市场对芯片的渴求比预期的消退要快。最明显的迹象来自PC市场,它占所有种类芯片总需求的30%左右。据IDC估计,随着居家办公和线上教育成为常态,在经历了一场疫情推动的增长之后,今年全球个人电脑的出货量将下降8%。部分原因是大批消费者在疫情之前已经购买了这些产品。智能手机的销售占总需求的20%,预计也会下降。4月份,世界上最大的手机市场——中国的智能手机出货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三分之一。如果世界经济陷入衰退,电脑和手机销售的放缓将更加明显。

文章还分析,数据中心和汽车制造各消耗了约全球十分之一的芯片,预计今年的需求不会下降,但是可以看到疲软迹象。中国大陆数据中心服务器芯片的订单已经开始减少。许多汽车制造商已经加倍或三倍订购芯片,以避免出现去年迫因芯片短缺而被迫停产的情况。分析机构Bernstein的Stacy Rasgon指出,过去几个季度,汽车芯片的出货量比典型汽车中的芯片预期的模型要高出约40%,汽车行业的大量芯片库存可能意味着新订单的突然枯竭。

芯片价格的下行压力是另一个负面因素。在供应方面,去年的芯片短缺使各国政府感到担忧,集体意识到西方国家75%半导体来自亚洲。许多国家现在想把具有战略意义的尖端芯片的生产在本土生产。

现在美国国会正在就《芯片法案》争论不休,如果该法案得以颁布,将在五年内为该行业提供高达520亿美元的补贴和研发拨款。到2030年,欧盟将提供430亿欧元给半导体制造业。印度、日本和韩国也有类似的计划。

各国政府的慷慨解囊可能会导致更多的产能过剩。而政府干预主义可能会进一步削弱市场前景。一个全球分工的芯片行业将面临重复浪费的风险,从而推高消费者的成本。咨询公司BCG和游说团体半导体工业协会的一份报告发现,在半导体生产在区域内自给自足,即在逆全球化的情况下,芯片价格将增加35%至65%。

美国政府似乎有意以另一种方式限制需求,正在不断使用出口管制措施,限制中国客户获得半导体和制造半导体所需的设备。由于美国的限制,台积电和英特尔已经失去了部分中国大陆客户。其他公司比如高通,在其年度报告中指出,中国客户正在开发自己的芯片或转向本地供应商,美国的芯片制造商警告说,如果他们失去了中国客户,那他们庞大的研发预算将很难维持。

地缘政治对半导体价值链来说也是一个头痛的问题。7月5日,彭博社报道说,荷兰ASML在正受到来自美国政府的压力,要求其收紧向中国公司出售光刻设备。中国市场占ASML销售额的15%;其股价因这一消息而下跌了7%。ASML的美国供应商,如Azenta和MKS Instruments的市场价值也有所下滑。对于其他美国工具制造商而言,如应用材料公司、KLA和Lam Research,其三分之一的收入来自中国客户。所有这些公司都在与美国当局谈判,以期放松出口限制。

文章最后指出,如果半导体自给自足的驱动力上升,芯片的萧条可能会被弱化。为帮助美国晶圆厂保持领先地位,将需要持续的补贴。反过来,这将需要容易分心的政策制定者持续关注。

本月英特尔表示,将推迟其在俄亥俄州的新工厂开工时间,并将其归咎于《芯片法案》的延迟通过。台积电表示,由于同样的原因,该公司可能需要放慢其亚利桑那州工厂的建设。4月,台积电前董事长张忠谋直言不讳地称,美国试图重新部署芯片生产的举措是徒劳的,主要是成本高和缺乏工程专业知识。

SEMI负责人Ajit Manocha指出,半导体行业已经变得越来越固化,20世纪80年代,曾经有20多家公司在内存芯片市场上相互竞争,今天,该市场由三家公司主导,美光、三星和SK海力士。在微处理器制造的最前沿节点上,英特尔、三星和台积电是唯一能够生产最先进半导体的公司,而2001年有近30家公司。较少的公司控制着更大的资本支出份额,如果供过于求,它们可以控制住资本支出,这要求芯片制造商重新找回资本支出的规律。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7 人)

  • 赞

    匿名

  • 赞

    匿名

  • 赞

    匿名

  • 赞

    匿名

  • 赞

    匿名

  • 赞

    匿名

  • 赞

    匿名

来自: 互联网
手机版